動(dòng)物、小動(dòng)物圖片及名稱(chēng)大全,歡迎來(lái)到奇妙的動(dòng)物世界,歡迎光臨愛(ài)動(dòng)物網(wǎng)!

歡迎小伙伴加入愛(ài)動(dòng)物交流群:186478492  愛(ài)動(dòng)物交流群

麋鹿——生而不凡

作者:溱湖國家濕地公園 2022-06-09 瀏覽: 2,573 評論:0

摘要: 傳說(shuō)中姜子牙姜太公的座騎就是麋鹿,這種神獸不僅僅是停留在傳說(shuō)中而已,它是真真切切在我們眼前的。您看,這些大型的動(dòng)物就是麋鹿。從麋鹿的名字本身來(lái)說(shuō),就非常有意思。它有好幾個(gè)名字,首先古名就是麋或者是麋鹿,俗名叫“四不像”,它的拉丁學(xué)名叫長(cháng)尾鹿,它的英文名字呢,叫...

傳說(shuō)中姜子牙姜太公的座騎就是麋鹿,這種神獸不僅僅是停留在傳說(shuō)中而已,它是真真切切在我們眼前的。您看,這些大型的動(dòng)物就是麋鹿。從麋鹿的名字本身來(lái)說(shuō),就非常有意思。它有好幾個(gè)名字,首先古名就是麋或者是麋鹿,俗名叫“四不像”,它的拉丁學(xué)名叫長(cháng)尾鹿,它的英文名字呢,叫 Pere David’s deer“大衛神父鹿”。從中國古代的文字的分析,麋鹿它是從鹿,糜聲,糜、泥聲音相近,麋鹿在泥沼中行走,可見(jiàn)麋鹿是一種典型的濕地鹿種。

麋鹿——生而不凡

麋鹿是中國特有的動(dòng)物也是世界珍稀動(dòng)物。它善于游泳,再加上寬大的四蹄,非常適合在泥濘的樹(shù)林沼澤地帶尋覓青草、樹(shù)葉和水生植物等食物,棲息活動(dòng)范圍在現在的長(cháng)江流域一帶。黃河流域是人類(lèi)繁衍之地,生息于此的麋鹿自然成了人們?yōu)楂@得食物而大肆獵取的對象,致使這一珍奇動(dòng)物的數量急劇減少,其野生種群很快便不復存在了。值得慶幸的是,早在 3000 多年前的周朝時(shí),麋鹿就被捕進(jìn)皇家獵苑,在人工馴養狀態(tài)下一代一代地繁衍下來(lái),一直到清康熙、乾隆年間,在北京的南海子皇家獵苑內尚有二百多頭。這是在中國大地上的人工環(huán)境中生活的最后一群麋鹿。根據大量化石和歷史資料推斷,野生麋鹿大概在清朝才瀕臨滅絕的境地。

1865 年,法國傳教士兼博物學(xué)家阿芒·戴維神甫在北京南部考察動(dòng)植物時(shí)發(fā)現了這種奇特的動(dòng)物,這是世人第一次從學(xué)術(shù)角度知道了麋鹿。1865 年也就是清同治四年,阿芒·戴維神甫到北京南郊來(lái)做動(dòng)植物考察。當時(shí)他隔著(zhù)皇家獵苑的圍墻見(jiàn)到很多鹿,可是作為動(dòng)物學(xué)家的他,竟然不知道這是一種什么鹿,難道這是一種沒(méi)有被科學(xué)發(fā)現、認識、新的物種嗎?可是皇家獵苑是禁地,不讓外人進(jìn)去,他從里邊更拿不走一只鹿。直到 1866 年 1 月,他花了二十兩銀子,買(mǎi)通了守衛皇家獵苑的官員,在一個(gè)月黑風(fēng)高夜,皇家獵苑的官員從墻頭給他吊下來(lái)兩套麋鹿的頭骨、角的標本。大衛神父如獲至寶,把這兩套東西,就送到了法國巴黎自然博物館,經(jīng)過(guò)巴黎自然博物館的館長(cháng)米勒 ·愛(ài)德華的鑒定,發(fā)現這不但是一個(gè)新種,而且是一個(gè)單獨的屬。他的研究論文發(fā)表以后,就轟動(dòng)了西方的科學(xué)界。為了感謝也是表彰大衛的發(fā)現,麋鹿的外文名字,就叫 Pere David’s deer,大衛神父鹿。1894 年,永定河水泛濫,沖破了南苑的圍墻,逃散的麋鹿成了饑民們的果腹之物。到 1900 年,八國聯(lián)軍侵入北京,南苑里的麋鹿幾乎被全部殺光。一部分被運往為歐洲各地。

麋鹿——生而不凡

說(shuō)完名字說(shuō)外形,麋鹿,既然叫“四不像”,那么到底是哪“四不像”呢?就是臉似馬非馬,它的臉很長(cháng);蹄似牛非牛,蹄子很寬;角似鹿非鹿;尾似驢非驢。其實(shí)最后一條是非常重要的。麋鹿跟其他鹿科動(dòng)物一眼就能看得出來(lái)的區別,就是它的尾巴。因此它的拉丁學(xué)名叫長(cháng)尾鹿,是非常貼切的。它在鹿科動(dòng)物中是尾巴最長(cháng)的,尾巴達到四十到六十厘米。鹿科動(dòng)物的犄角有掌狀、樹(shù)枝狀,主干向上或向前,分枝多朝前伸展,其作用是抵御敵害和爭斗的武器,唯有麋鹿的犄角分枝朝后和朝外伸展,這與它的棲息環(huán)境和性情有關(guān)。朝后伸展有利于纏繞長(cháng)草。麋鹿的臉像馬的臉,與其它鹿的臉相比較長(cháng)而且寬,長(cháng)有長(cháng)而硬的毛,所有這些特點(diǎn)都與麋鹿喜歡采食水生植物有關(guān)。麋鹿能將整個(gè)頭部伸到水中去取食水草,唇部的觸毛起到感覺(jué)作用。

麋鹿——生而不凡

麋鹿的“四不像”的特征完全是對濕地環(huán)境的適應。它的蹄子這么寬,便于在泥沼上行走,不至于陷下去。麋鹿善于游泳,再加上寬大的四蹄,非常適合在泥濘的樹(shù)林沼澤地帶尋覓青草、樹(shù)葉和水生植物等,是典型的濕地鹿種。尾巴是干什么用的呢?因為它生活在濕地,濕地多蚊蠅。所以它要驅趕蚊蠅。麋鹿的食性在鹿科動(dòng)物中也是非常特殊的。它主要是以吃濕地植物為主,不僅是草本的,而且非常愛(ài)采食禾本植物,它還有自己的特征,它臉比較長(cháng),蹄子又比較寬,便于在濕地泥沼中行走,可以吃到其他動(dòng)物吃不到的那些濕地的植物,不管是挺水植物,還是浮水植物,它都能夠有效地采食?!对?shī)經(jīng)》上說(shuō)“呦呦鹿鳴,食野之蘋(píng),我有佳賓,鼓瑟吹笙”。麋鹿每年四、五月份分娩的時(shí)候,大家可以看到舐?tīng)僦?。小鹿剛剛生出?lái)不久,腿還有點(diǎn)哆哆嗦嗦的,那么它在喝奶的時(shí)候,母鹿,在舔舐它的臀部來(lái)刺激它的消化。而且這時(shí)候在麋鹿苑經(jīng)常是能聽(tīng)到這種母鹿和小之間的呼喚,真正的是呦呦鹿鳴,就是那種聲音。雄性之間,每年在它們求偶期的時(shí)候,雄性之間要發(fā)生爭斗。真正的鹿王,披掛上陣,角上卷著(zhù)草,它的行為叫角飾。大部分動(dòng)物都有炫耀行為,但是鹿王這種地位很高的,或者有爭鹿王傾向的這種鹿呢,它的這種行為就通過(guò)把那些草葉卷在自己的頭上,然后就是所謂的披掛上陣,在母鹿的面前跑來(lái)跑去,顯得很威風(fēng)凜凜,像個(gè)大將軍。更有甚者,它們用角把那些泥挑在自己的背上,把自己的身上弄得黑糊糊的,這樣就顯得更酷了,母鹿的回頭率就更高了。

麋鹿的價(jià)值至少有三點(diǎn)。第一,它是濕地的代表種,或者是濕地的奇見(jiàn)物種。我們如果保護好麋鹿,同時(shí)保護好它賴(lài)以為生的濕地,那么也就是呵護好了我們賴(lài)以為生的家園。第二,麋鹿是我們的祖先傳承給我們的,我們有責任讓它傳承下去。第三,不能把麋鹿看成是一團肉,一張皮,或者一副骨架,而應該把它視為一個(gè)活的自然文化遺產(chǎn),麋鹿曾失而復歸,是劫后余生,作為國運興衰的真實(shí)寫(xiě)照,作為生態(tài)質(zhì)量?jì)?yōu)劣的標志生物,能夠活生生地展現在我們面前,是悲劇中的喜劇,不幸中的萬(wàn)幸。

據《麋鹿生境考察》記載,溱湖地區就是麋鹿的故鄉。與此相印證的是,從這一地區出土的麋鹿化石最多,在全國也較為典型,泰州市博物館珍藏的國內唯一一具完好的麋鹿化石標本便由此出土。約在兩千年前,我國的封建社會(huì )處于鼎盛時(shí)期,其時(shí)麋鹿家族的繁衍也進(jìn)入旺季。人們觀(guān)鹿、馴鹿、食鹿,如同今日農家養豬食肉一般普及。由于種種原因,麋鹿野生種群已在一千年前絕跡,僅剩數百頭被馴養在明、清的皇家園林中。1900 年,八國聯(lián)軍攻陷北平,生存于皇家園林內最后幾頭麋鹿終于像戰俘一樣被帶出海外,開(kāi)始了長(cháng)達百年風(fēng)雨飄搖的流浪生涯。從此,960 萬(wàn)平方公里的國土上,再也見(jiàn)不到一頭麋鹿的蹤影了麋鹿。20 世紀 80 年代,在世界野生動(dòng)物基金會(huì )的倡議和幫助下,這些流落海外的國家級珍稀動(dòng)物,萬(wàn)里迢迢從英國重返故園。溱湖地區的麋鹿引進(jìn)于 1996 年,原先只引進(jìn)了 4 頭,這些年來(lái)已繁衍到近50 頭,個(gè)個(gè)膘肥體壯。 上海野生動(dòng)物研究所專(zhuān)門(mén)從事麋鹿研究的專(zhuān)家,經(jīng)過(guò)幾年來(lái)的跟蹤研究,認為從麋鹿的生長(cháng)習性、產(chǎn)仔率等方面來(lái)說(shuō),溱湖地區比大豐地區更加適應麋鹿的生長(cháng)、繁衍,因為大豐地區多鹽堿地,而我們溱湖是適應麋鹿生長(cháng)的溫濕地,另?yè)甲C,從溱湖地區出土的麋鹿化石已達到 72 塊之多,而從大豐地區出土的麋鹿化石只有 4 塊而已,這在真正意義上證實(shí)了溱湖地區是野生麋鹿從地球上消失的最后地點(diǎn)也證實(shí)了溱湖地區才是麋鹿的故鄉。

麋鹿——生而不凡

我們可能都非常熟悉這兩個(gè)成語(yǔ):一個(gè)是“鹿死誰(shuí)手”,一個(gè)是“逐鹿中原”。那么這些“鹿”指的是什么呢?就是麋鹿,因為遠古的統治者對星象、天文,還不是太熟悉的時(shí)候。是以物候的變化,來(lái)判斷植物年代的開(kāi)始和結束的。麋鹿跟別的鹿恰恰不一樣的地方,它脫角時(shí)間是在冬盡春來(lái)的時(shí)候。它的角一脫落,那么新的植物年就開(kāi)始了,萬(wàn)物呈現生機。所以那些統治者就把麋鹿的脫角作為一個(gè)非常吉祥的象征,逐漸它就形成一種儀式化?;始绎曫B麋鹿,就成了皇權的象征,叫“承天受命,以行王狩”。麋鹿是東方神鹿,是吉祥之鹿,它們是中華的瑰寶,溱湖的驕傲。